您的位置: 公文大全 > 捡垃圾的老人作文

捡垃圾的老人作文

范文一:捡垃圾的老人作文

他是一个捡垃圾的老人,穿的衣衫破烂,住的是一座危房,皮肤黑黝黝的,浑身上下就只见他那双大大的眼睛,嘴巴常常是呈“O"形。人们叫他王大爷。

一天,王大爷急匆匆地向家跑,在路上,他左顾右盼,头还不时地向后转。回到家后,气喘吁吁的他还没等老伴说话,自己就悄悄地对老伴说:“老伴,我捡到一个钱包......”老伴听到,顿时心跳加快,他俩小心翼翼地打开钱包:花花绿绿的钱让他俩眼花缭乱,里面还夹着几张硬硬的卡片。

王大爷吞吞吐吐地对老伴说:“老伴,我,我觉得,咱不该得这钱。”

老伴眼直勾勾地盯着这钱,皱巴巴的手抚摸着,又抬头看看王大爷的身体,看看那留着小缝的窗户,再看看整个房间......

王大爷又对老伴说:“老伴,这是不义之财,我觉得咱不该得这钱,咱应靠劳动吃饭。”

老伴缓过神来,片刻,她什么也没说,老伴小心地把钱包好,放回皮包里,拿着皮包给了王大爷。王大爷用胸口紧紧贴着皮包,走出了家门。

在公园的一个长椅旁出现了王大爷的身影,寒风中,王大爷黑黝黝的脸变红了,他看着每一位行人,只盼得能找出一位表情着急之人。夕阳西下,王大爷的影子拉得很长,但他还没找到。

王大爷失望地走时,猛得发现前面是电视台,他想:我能登广告啊。但一听说广告费要500元时,又摸摸自己的口袋,只有皱巴巴的10元钱,王大爷就心灰意冷了。但是,电视台领导被王大爷的行为感动,决定免费为王大爷登广告。   xz5亲子资源网

晚上,电视上出现了王大爷,也出现了那个皮包。第二天,听说钱包已被领走,失主要给王大爷6000元作为感谢,王大爷一分也没要。

在大街上,一个衣衫破烂,背着蛇皮袋捡垃圾的老人又出现了,他就是王大爷。行人路过他时,都会肃然起敬。

也许,这就是王大爷的生活吧。xz5亲子资源网

-----------------

很多年前的一幕总是浮现在我的眼前。

那时我还在念书。一个午后,我和几位学生干部站在一栋楼房的角落里,张罗一次募捐活动。我们把放大的黑白照片贴在一块长长的红布上。相片上,那些用木棍撑着墙壁的教室,以及把砖头当作桌椅的孩子们在秋风中冷得发抖。

那时,我们没有在意一个靠拾垃圾为生的老头的到来。学校西三食堂前的路旁放着几只超负荷的垃圾桶,我们每次掩鼻而过时,总看到这个老头专注的用铲子或者手翻腾着什么。久而久之,我们便很厌恶这个蓄着一撮白胡子的老头。

他佝偻着身子,很吃力的背着脏兮兮的尼龙袋从我们面前走过。忽然,他停下来,在那块红布前站定。他眯着眼很仔细地瞧着照片,很久才移向另一张。

我们不禁哑然失笑。一旁的伟子拽拽我的衣袖:小心点,别不留神让他把捐赠的几件衣服当垃圾检跑了!

我笑笑,低头清理那少得让人脸红的捐款。突然,我感觉眼前有什么东西在晃动。老人不知何时已来到了我的面前,一直像老松树皮一样的手颤抖着递过来一元钱!

当我回过身来时他已经把钱放到了桌上,然后摆摆手,像完成了一个伟大使命似地离开了……

我仍呆呆地站着。望着他佝偻着远去的背影,一股莫名的敬意从心底缓缓流过。这位或许因为贫穷而名字都被淡忘的老人,却记得用生命里流淌着的朴实血脉,承担起被许多人冷漠地认为是义务的一点责任!

我心中的种种谜团像中了魔力般地被解开——在我们只用华丽的文字呼唤觅食的爱的时候,却让多少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后花园中丢失。

平常,老人弯腰拾起的,仅仅是我们丢弃的垃圾吗?

范文二:捡垃圾的老人[散文欣赏]

他是一个捡垃圾的老人,穿的衣衫破烂,住的是一座危房,皮肤黑黝黝的,浑身上下就只见他那双大大的眼睛,嘴巴常常是呈“O"形。人们叫他王大爷。

一天,王大爷急匆匆地向家跑,在路上,他左顾右盼,头还不时地向后转。回到家后,气喘吁吁的他还没等老伴说话,自己就悄悄地对老伴说:“老伴,我捡到一个钱包......”老伴听到,顿时心跳加快,他俩小心翼翼地打开钱包:花花绿绿的钱让他俩眼花缭乱,里面还夹着几张硬硬的卡片。

王大爷吞吞吐吐地对老伴说:“老伴,我,我觉得,咱不该得这钱。”

老伴眼直勾勾地盯着这钱,皱巴巴的手抚摸着,又抬头看看王大爷的身体,看看那留着小缝的窗户,再看看整个房间......

王大爷又对老伴说:“老伴,这是不义之财,我觉得咱不该得这钱,咱应靠劳动吃饭。”

在公园的一个长椅旁出现了王大爷的身影,寒风中,王大爷黑黝黝的脸变红了,他看着每一位行人,只盼得能找出一位表情着急之人。夕阳西下,王大爷的影子拉得很长,但他还没找到。

王大爷失望地走时,猛得发现前面是电视台,他想:我能登广告啊。但一听说广告费要500元时,又摸摸自己的口袋,只有皱巴巴的10元钱,王大爷就心灰意冷了。但是,电视台领导被王大爷的行为感动,决定免费为王大爷登广告。

晚上,电视上出现了王大爷,也出现了那个皮包。第二天,听说钱包已被领走,失主要给王大爷6000元作为感谢,王大爷一分也没要。

在大街上,一个衣衫破烂,背着蛇皮袋捡垃圾的老人又出现了,他就是王大爷。行人路过他时,都会肃然起敬。

范文三:捡垃圾的老人

每日去倒垃圾,总能在学校垃圾场旁边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两个捡垃圾的老妇人。

她们都有七十岁上下的年纪了。一个穿得较为干净,头发也梳得光光光的,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勤劳简朴的中国标本式的农村妇女。另一个可就不敢恭维了,满头花白的头发,乱糟糟的,好像终年没洗也没梳,尤其是那张老脸,像盘根错节的树根一样,横七竖八地盘着数不清的皱纹。身上也很邋遢,衣服脏得不见本色。脚下一双没有鞋帮的破旧鞋子,破旧得连前面的脚趾头都暴露无遗了。还有那双鸡爪似的的枯瘦的手,总是拽着一个脏兮兮的蛇皮袋,她老是紧紧地抓着,好像抓着一个千年宝贝。

每次碰到学生或老师们去倒垃圾,远远地,她们的眼睛就盯着你手里的垃圾袋,如果觉得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她们一定会接过你的垃圾袋,连连说着:我帮你倒,我帮你倒。一般人也乐得清闲,任其接过去,省得走近那臭味冲天的垃圾场。我每次去倒时,因为知道自己的垃圾袋里一般没有什么可用的废品,所以每当她们把期待的眼神投过来时,我都会告诉她们,袋里没有啥子东西。我内心里是在暗暗怜悯她们:都是年近古稀的老人了,怎么好意思让她们去接过垃圾倒呢?

又一天晚饭后,天色尚早,我又去倒垃圾,发现捡垃圾的两位老人都在垃圾场旁边,那个穿得干净的老人站在花坛旁边,正注视着那个邋遢的老人,邋遢的老人坐在花坛的水泥边沿上,右手握着一支没壳的圆珠芯笔,一张揉得皱皱巴巴的废纸放在膝盖上,她正一笔一划地在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什么。她抿着已经缺牙的嘴,那双浑浊的眼睛一动也不动地盯着纸片,写得很认真,样子甚至有点虔诚。我看不清她到底写了些什么,但是那一刻我的心忽地激灵了一下:我想起了有关的她的隐隐约约的故事。

她的丈夫早逝,家里的几个孩子是靠着她一个人拉扯大的。好些年前,她的孩子也在我们学校读初中,那时国家还没实行九年义务制免费教育,但是听老校长说,她家从来没有拖欠过一分学费,而且每次缴费都还十分积极。为这,我们的老校长还把她作为典型在教师会上提到过她。

我想,这个老人在年少时,一定读了点书,也一定有过很多美好的梦,只是可能因为生活所迫,没来得及在校园这块美好的文明的净土里享受更多的美好,就匆匆离校了,从此就一直在为生计四处奔波,心中的梦想也慢慢地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湮没在世俗的烟火中。今天,当她捡到一支笔,当她在书写什么时,或许,她又重拾了昨日的那个梦,那个遥远而又熟悉的梦,这个梦让她又回到了那个天真烂漫的美好年代,让她能重温过去的一切美好的梦想。所以,她写得那么认真,那么专注。她紧紧地攥着那支笔,好像攥着一个永远也不想放弃的美梦。一切显得那么静谧,那么祥和,我想走近去,看她究竟写了些什么,但我又担心会破坏这美好的一切,所以还是没去惊动她了。

范文四:捡垃圾的老人

捡垃圾的老人

在我的生活中,遇到过许许多多的好人和他做的好事,这好比是一群十分耀眼的闪亮的星星,但在这群星里面,我想,最闪亮的星星就应该是非他莫属了。

在一个烈日炎炎的夏天,我们全家人因为十分的厌恶这个酷热的鬼天气,于是便立即抽身去了天目山旅游,一来到天目山,我就马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天目山的新鲜空气,享受着这里的无限阴凉。

不到十分钟,我们爬上了半山腰,虽然气喘吁吁,但凉爽的风吹在身上,惬意极了。忽然,我看见一位老人从我身边慢慢走过,我定睛一看,忽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我发现,原来这位老人正在一边爬山一边清理垃圾,她弯下了身子,随手就捡起了垃圾。我清晰地看见,那位老人并没有流露出厌恶的神态,相反,我还发现他脸上路出了一丝微笑。我想:平常人捡垃圾都十分的讨厌,还会用手捏住鼻子,但这位老人怎么会不嫌弃呢?我正想着。;安排人一下子挺直了腰板,以非常熟练的姿势把垃圾扔进了旁边的果皮箱,他又回过头,冲我笑了笑,我也冲他会心一笑。

经过了这一件事情,我学到了很多。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可以做一件平常都不大会去做的小事。看似很平凡,实则伟大。这么一件小事,他却全心全意的去做了,我感到十分的感动。

笕桥小学五年级:740311072

范文五:捡垃圾袋的老人

s H I   Q I N G   G U   s H I 留固

抢 垃圾 袋   先/ 、

●陈 克起

_

u.

蔡玫 香是个 孝顺 的媳 妇 。她 带  手刚 要看个 究竟 ,没想 到蔡玫 香却  婆婆去 医院检 查身体 ,却 没把 结果  把病 历本装 进一 个空垃 圾袋并 随手  告诉婆婆 。婆婆 就天 天过 来 问,蔡  把垃圾袋放到 门外楼梯边 ,说 :“ 这  玫 香被缠 得没 办法 了 ,只 好拿 出病  病 历本 都 写满 了,下次 去换个 新的

历 本 ,告诉婆 婆一切 正常 。婆婆伸  吧 。而 且这 上面 医生写 的字龙 飞风

(www.qc99.com)Ql NG GU   SH   篷固趣  s H

舞 ,你 也看 不懂 。”等婆

个箭 步冲 到老头跟 前 ,夺 过病 历

婆 走 后 , 蔡 玫 香 突 然 想 起  本 训斥 道 :“ 捡破烂 的,快走 ,不 许

病 历 本 里 还 夹 着 张 购 物  在 这 里 乱 翻 。 ” “ 我 不 是 捡 破 烂

卡 , 她 赶 紧 拉 开 门 , 没 想 到 垃 圾 袋   的 。”老头 分辩道 。蔡玫香 把手 一

却不翼而 飞 了。蔡玫 香一下 就慌起  伸 ,说 :“ 快 把购 物 卡 还给 我 。 ”   来 ,这倒 不是 因为购 物卡 ,而是那  “ 购物 卡 ?”老头 摇摇头 , “ 我 没

本 病 历 本 。她 之 所 以 不 敢 告 诉 婆 婆   看 见 。 ”就在 这时 ,蔡玫 香看 到走

实情 ,是因为 婆婆 患上 了轻度 抑郁  过 来 一 个 年 轻 女 子 , 她 知 道 这 女 子

症 , 整 天 沉 默 寡 言 不 说 一 句 话 。 医  叫柳絮 ,和她 同住 一栋楼 。柳絮 用

生说这种 病最 好不要 让病人 知道 ,

手 一指老头 ,问蔡玫香 :“ 这 是我爸

免得有心 理 负担 ,对 治疗不 利 。眼  爸 ,昨 天才接 过来 的 ,他做 错什 么

下 病 人 若 不 及 时 治 疗 ,还 有 恶 化 的  事 了吗 ?”葜玫香没好气地答 :“ 好

危险 。蔡玫香 本想等 在外地 出差 的  好 管 管 你 爸 爸 , 别 叫他 到 处翻 垃  丈夫 回来后再 商量这 件事 ,可没想  圾 ,这 个 习惯不好 。 ”说 完 ,她 也

‘ 一

到 婆 婆 天 天 过 来 催 问 , 她 刚 才 也 是  不要购 物卡 了 ,赶 紧拉着 婆婆 离开

情 急 之 下 才 把 病 历 本 扔 进 垃 圾 袋  了。   里 。 蔡 玫 香 急 忙 奔 到 窗 前 往 外 一  送 走 婆 婆 , 蔡玫 香 越 想 越 生

看 , 只 见 一 个 六 十 岁 左 右 的 老 头 和  气 ,丢 了购 物卡倒 是小 事 ,要 是事

婆婆一 前一后 刚从楼 洞里 出来 ,老  情 露馅 就麻 烦 了,那婆婆 心里还 不  头手里提 着几 个垃 圾袋 ,不用 问,   得跟压 座大 山一样

难受 ?这都怪 柳  肯定 是这个捡 破烂 的老头把 她 刚才  絮爸 ,现在 小区人 员复杂 ,时 常有  放在 门 口的垃 圾袋捡 走 了。蔡玫 香  小 偷 小 摸 的事 发 生 ,柳 絮 爸 会 不  冲下楼 ,看见 老头把 垃圾袋 往垃圾  会 ……蔡玫 香不敢 想下 去了 ,当即  桶里扔 ,也许 是装病 历本 的垃圾 袋  敲开柳 絮家 的 门。柳絮 一看是 蔡玫  太轻 了,被风 吹到 垃圾桶 外 ,病 历  香 ,脸 一沉 ,伸手 递过 来一张购 物  本也滑 了出来 。老 头好奇地 弯腰捡  卡 ,说 :“ 我爸翻遍 了整个垃圾桶才  起 ,边翻边念 :“ 张荣兰 。 ”蔡玫香  找到 的 ,他 已经被 你气走 了。”这

看见 刚走 过 去没几 步的婆 婆听 到声  倒是 蔡玫香 没想到 的 ,她 是个 急脾

音停住并扭头 问老头 :“ 我就是张荣  气 ,刚才 的火气确 实大 了点 ,她 赶  兰 ,可我并 不认识 你啊 ? ”蔡玫 香  紧道 歉 ,柳 絮 的脸 色这 才缓和 了一

(www.qc99.com)S H I   Q I N G   G U   S H I 簪固 镦

从今 天 开始 ,把你  些 。她 告 诉 蔡玫 香 ,她 妈 妈 走 得  说 :“ 早 ,她怕爸 爸一个 人太 孤单 ,就把  婆婆 接 到你 家 , 我也 把

爸 爸 接 过 来 小 住 , 没 想 到 才 住 了一  我爸 接 过 来 。 每 天 早 上

天 ,就发 生了不愉 快 的事 。蔡玫香  六点钟 ,叫你 婆婆 在咱住 的楼从 上

听 , 脸 上 顿 时 掠 过 一 丝 惊 喜 ,嘴  到 下 走 一 趟 , 看 见 谁 家 门 口有 垃 圾

里 却 说 :“ 我要当面给你爸道歉 。”

袋 ,就捡 起来 扔到 垃圾桶 里 ,不 出

柳絮摆 摆手 ,可 蔡玫香 非要坚 持 当

面 道歉 不 可 。

个 月 , 两 个 老 人 就 混 熟 了 ,好 感

也就慢 慢建立起 来 了。 ”这 是什 么

第 二天 一大早 ,蔡 玫香就 提着  怪 方法 ?蔡玫 香刚 要 问清 楚一 点,

礼物跟 柳絮 去 了柳 絮爸 的家 。柳絮  柳 絮看 见爸爸 提着 鸟笼要 去遛 鸟 , 爸 冷 着 脸 不 欢 迎 她 ,蔡 玫 香 一 进  她冲 蔡玫香一摆手道 :“ 别问那么多

屋 ,就 先 把 屋 里 打 量 一 番 ,房 子 虽  了,赶紧分头准备 吧。”

旧 ,但 却收 拾得井 井有 条 。她 满意

蔡玫 香虽满 腹狐 疑 ,但 还是 来

‘ n

地 点点头 ,然后把 柳絮 拉 出门 ,急  到婆婆 家 ,可 任凭她 说破 了嘴 ,婆  急地说 :“ 我想 让我婆婆跟你爸重新  婆 就 是 不 肯 到 她 家 去 住 。 蔡 玫 香 只

组成 一个家 庭 ,这 样他 们就 有伴说  好 把这件 事 打 电话 告诉丈 夫 ,蔡玫

话 了,你 同意不 ? ”原 来

,昨天 当  香的丈 夫举 双手赞 成 ,不 过 ,他 也  蔡玫香 一听 说柳絮 爸一 个人住 ,她  没请 得动 老太太 。蔡玫香没 敢把 这  就 有 了这个 想法 。柳絮 爸能翻 遍整  个 情况 告诉柳 絮 ,她 想先 实地验 证  个 垃圾 桶找 出购物 卡 ,可见 是个心

下柳 絮那个 怪方法 是否 管用 。于

地 善 良的 老 头 ,她 借 登 门 道 歉 之  是 ,第 二天六 点不 到她就跑 到顶楼  名 ,其 实是 实地考 察 。柳絮一 拍 巴  假 装锻炼 身体 ,七层 楼十 四家 ,共  掌 ,高 兴 地说 :“ 我 也 早 就 有此 想  有 六家把 隔夜 的垃圾 袋放在 门口。   法 ,苦 于我爸 爸身 边没 合适 的,所  不 一会 儿 ,就看 见柳 絮爸 上到顶楼  以才让 他换 个环境 。”两 个 女人一  来 了 ,他 提起 垃圾袋 就下楼 ,边 下  拍即合 ,可蔡玫香又担心起来 :“ 我  楼 边捡 ,把这 六家 的垃圾袋 全部 丢  昨天把 你爸 得罪 了 ,他 能答 应这 门  进 垃圾桶 里 ,然后 一路小 跑锻炼 身  亲事 吗 ?” “ 我爸 从不 记仇 。只要  体 去 了。这 一切 ,蔡玫香 都看在 眼

你 按 我 的方 法 去 做 , 这 事 就 有 希  里 ,她越 发看 不 明 白了。等再 次看

望 。 ”蔡 玫 香 直 点 头 , 柳 絮 接 着  见柳 絮时,柳 絮也不瞒她 :“ 这是我

(www.qc99.com)蜜

‘ 一

QI NG   GU  S H   匿固 鼠9  s H

爸 多年养成的 习惯 ,他 每  婆 。但 千万不 能说 出咱们 的真 实 目   天 早 晚 两 次 自愿 清 理各 家  的 ,要 是被我 婆婆 知道 了,非用 棍

门 口的 垃 圾 袋 ,用 他 的话  子把 你 爸 赶 出来 不 可 。 ”

说是这 样做有 三大好 处 ,一 来上 下

两人 商量 妥当后 ,分 头行动 。

爬楼可 以锻炼 身体 ,二来可 以美 化  蔡 玫 香 好 说 歹 说 ,婆 婆 才 勉 强 同 意  楼道环 境减少 污染 。” “ 还 有第三  暂时让 柳絮爸 住一段 时间 。虽然 蔡  个好处 呢 ?”蔡玫香 问 。柳 絮一摊  玫香 同意让柳 絮爸住 进婆 婆家 ,可

手 , 说 :“ 我 也 不 知 道 ,我 爸 没跟 我  她 还 是 有 顾 虑 的 。俗 话 说 得 好 ,人

说 。 ”她 把 话锋 一 转 , 问蔡玫 香 :

心隔肚皮 ,毕 竟她对 柳絮爸 还不 是  怎么 向丈夫交代 ?

“ 怎 么 没 看 见 你 婆 婆 ? ”蔡 玫 香 这  十 分 了解 ,万 一 婆 婆 吃 了亏 , 她 可

才 把 实 情 说 了 , 柳 絮 叹 了 口气 ,

说:“ 就算咱俩想撮合 ,总得让他们

所 以,当天 晚上 ,蔡玫 香就过  有接 触 的机 会呀 。 ”蔡玫香突 然眼  来 陪

婆婆 睡 。她发现柳 絮爸 一大早  前一亮 ,说 :“ 我婆婆不来 ,可 以让  就 跑到楼 道捡垃 圾袋 ,婆婆住 的这  你 爸住 过 去 呀 。 ”柳 絮 反 问一 句 :   栋楼 家家 都有把 隔夜垃 圾袋放 在外

..

“ 你 想包 办 ?” “ 不 是。 ”蔡 玫香  面 的 习惯 ,一 趟 根 本 拎 不 完 , 柳 絮

解释 说 , “ 让你爸 住 到我婆婆 家 ,   爸 就上下 来回 跑 。蔡玫 香一看 机会  当然 得有让 人信 服的理 由 。我 可 以  来 了,就试探 性地对婆 婆说 :“ 妈,   这样 对我婆 婆说 ,就说 你爸是 我远  要 不 ,你 去 给 我 表 叔 搭 把 手 吧 ? ”   房表 叔 ,有 儿有 女 ,可 都不孝顺 ,   婆婆摇头道 :“ 我才不去呢 ,你表叔  眼下 又遇上 房子拆 迁 ,暂时没 了住  那 是 吃饱 撑 的 , 谁 家 的 垃 圾 谁 家  的地 方 ,我 实在看 不下 去就把表 叔  丢 ,他干吗要多管闲事 ?”   接过来 。”柳絮没把握地 问:“ 你婆

第 二 天 晚 上 , 蔡 玫 香 又 来 陪

婆能 同意我爸 住进 去吗 ?” “ 虽 说  睡 。可让她 想不 到的是 ,才一 天时  我是 儿媳妇 ,可婆婆 早 已把我 当女  间 ,婆婆竟 然跟着 柳絮爸 一起捡 垃  儿看 ,我的 话还是 管用 的。倒是 你  圾袋 了。她 瞅个婆 婆不在 场 的空当

用 什 么 理 由让 你 爸 同 意 ? ” 柳 絮 想  问柳絮爸 :“ 你用 了什 么妙招说服我

了半天 ,也没想 出个 好理 由,蔡 玫  婆婆的?”   香就帮她出主意 :“ 不如这样 ,就对

开始 ,柳絮爸 不想 说 ,可 在

你爸 实 话 实 说 ,让 他 去 开 导 我 婆  蔡玫 香的一 再追 问下 ,他 这才 告诉

(www.qc99.com)SHl   Ql NG GU

s H ? 雹霸 镦9

蔡玫香 实情 。十几年 前 的一天 ,柳  他 搬 过 来 住 , 当 时 我 还

絮 妈 去 上 夜 班 , 一 不 小 心 被 别 人 放  蒙 在 鼓 里 , 可 自 打 知 道

在 门 口的垃圾袋 绊倒 了 ,头重重 地  柳 絮 爸 捡 垃 圾 袋 的 真 正  撞 在墙 上, 当时 因为赶着 上班 ,而  原 因后 ,我 就觉 得他 是个值得 相交

且 也 觉 得 没 什 么 大 碍 , 她 就 坚 持 上  的 好 人 。 也 就 是 那 个 时 候 ,柳 絮 爸    班 去 了 。谁 知 临 下 班 的 时 候 ,她 突  把 实 情 都 告 诉 了 我 。”

然 头痛欲裂 晕倒 了,被送 到医 院检  没把 柳絮 妈去世 的实 情告诉 女儿 ,

既然 两位 老人 互相看 中 了,蔡  罗起来 。可 在婚 房的 问题 上 ,两位

查 , 医 生 说 来 得 太 晚 了 … … 柳 絮 爸   玫 香 和 柳 絮 就 开 始 为 他 俩 的婚 事 张  是 不 想 让 她

因 此 产 生 怨 恨 感 。 最  老 人 却 产 生 了 分 歧 。蔡 玫 香 婆 婆 坚

后 ,柳絮爸 说 :“ 我没权 力不 让别人  持要把 婚房 落在她 这里 ,而柳 絮爸  把 垃 圾 袋 放 在 自家 门 口 ,我 能 做  则坚持 要把婚 房落在 他那 里 。蔡玫  的,就是尽 我最 大 的能力 ,天天把  香知道 柳絮爸 这样 做 的真 实 目的是

这 些 垃 圾 袋 扔 进 垃 圾 桶 里 , 避 免 悲  为 了兑现他 的承诺 ,而婆 婆 的坚持

剧再 次发 生 。我 把这个 情况 告诉你  也 有 她 自 己 的 道 理 , 她 不 想 让 柳 絮

婆 婆 后 , 她 的 观 念 一 下 就 转 变  爸活在 以前 的阴影 里 。蔡玫香 动情

了。”

‘ , l

地对柳絮爸说 :“ 爸 ,您年纪大 了,

罄   打 这 以后 , 蔡 玫 香 晚 上 再 也 不  腿脚 也 不灵活 了 ,为 了我 妈后 半辈

过来 陪婆婆 睡 了,但 白天一 有空就  子 的 幸 福 ,求 您 以后 别 再 去 捡 垃 圾  来 ,她 发现 婆婆 开始变 得有 说有笑  袋 了 。 ” 柳 絮 爸 左 右 为 难 起 来 , 蔡

起 来 , 跟 柳 絮 爸 进 进 出 出 , 俨 然 一  玫 香接着 说 :“ 您 不捡 了,还有我,

家人般。

我来接 替您 的工作 。 ”柳 絮也 附和

半年后 ,蔡玫 香 的婆婆 恢复 了  道 :“ 对 ,还有 我。”两位老人互相  健康 。这天 中午 ,蔡玫 香拉着柳 絮  看 了看 ,欣 慰 地 说 :“ 我们 确 实 老

起来 到两 位老人 面前 ,她把 话挑  了,捡不 动 了。你们 愿意 把这个 习

明 了,两位 老人 并不吃 惊 ,这 让蔡  惯 接力 下去 ,我们就 放心 了 。从 明  玫香和柳絮都很意外 :“ 莫非 ,我们  天开始 ,我们 正式退休 。”   的计划早就被识破 了?”   婆婆 拉过 蔡玫 香 的手 ,动 情地  说 :“ 当初 ,你 说你表 叔很可怜 ,让

( 发稿编 辑/ 苏 朝 插 图/ 卢仲 坚 )

范文六:捡垃圾的老人

捡垃圾的老人

在我的生活中,遇到过许许多多的好人和他做的好事,这好比是一群十分耀眼的闪亮的星星,但在这群星里面,我想,最闪亮的星星就应该是非他莫属了。

在一个烈日炎炎的夏天,我们全家人因为十分的厌恶这个酷热的鬼天气,于是便立即抽身去了天目山旅游,一来到天目山,我就马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天目山的新鲜空气,享受着这里的无限阴凉。

不到十分钟,我们爬上了半山腰,虽然气喘吁吁,但凉爽的风吹在身上,惬意极了。忽然,我看见一位老人从我身边慢慢走过,我定睛一看,忽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我发现,原来这位老人正在一边爬山一边清理垃圾,她弯下了身子,随手就捡起了垃圾。我清晰地看见,那位老人并没有流露出厌恶的神态,相反,我还发现他脸上路出了一丝微笑。我想:平常人捡垃圾都十分的讨厌,还会用手捏住鼻子,但这位老人怎么会不嫌弃呢?我正想着。;安排人一下子挺直了腰板,以非常熟练的姿势把垃圾扔进了旁边的果皮箱,他又回过头,冲我笑了笑,我也冲他会心一笑。

经过了这一件事情,我学到了很多。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可以做一件平常都不大会去做的小事。看似很平凡,实则伟大。这么一件“小事”,他却全心全意的去做了,我感到十分的感动。

笕桥小学五年级:740311072

范文七:捡垃圾袋的老人

蔡玫香是个孝顺的媳妇。她带婆婆去医院检查身体,却没把结果告诉婆婆。婆婆就天天过来问,蔡玫香被缠得没办法了,只好拿出病历本,告诉婆婆一切正常。婆婆伸手刚要看个究竟,没想到蔡玫香却把病历本装进一个空垃圾袋并随手把垃圾袋放到门外楼梯边,说:“这病历本都写满了,下次去换个新的吧。而且这上面医生写的字龙飞凤舞,你也看不懂。”等婆婆走后,蔡玫香突然想起病历本里还夹着张购物卡,她赶紧拉开门,没想到垃圾袋却不翼而飞了。蔡玫香一下就慌起来,这倒不是因为购物卡,而是那本病历本。她之所以不敢告诉婆婆实情,是因为婆婆患上了轻度抑郁症,整天沉默寡言不说一句话。医生说这种病最好不要让病人知道,免得有心理负担,对治疗不利。眼下病人若不及时治疗,还有恶化的危险。蔡玫香本想等在外地出差的丈夫回来后再商量这件事,可没想到婆婆天天过来催问,她刚才也是情急之下才把病历本扔进垃圾袋里。蔡玫香急忙奔到窗前往外一看,只见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头和婆婆一前一后刚从楼洞里出来,老头手里提着几个垃圾袋,不用问,肯定是这个捡破烂的老头把她刚才放在门口的垃圾袋捡走了。蔡玫香冲下楼,看见老头把垃圾袋往垃圾桶里扔,也许是装病历本的垃圾袋太轻了,被风吹到垃圾桶外,病历本也滑了出来。老头好奇地弯腰捡起,边翻边念:“张荣兰。”蔡玫香看见刚走过去没几步的婆婆听到声音停住并扭头问老头:“我就是张荣兰,可我并不认识你啊?”蔡玫香一个箭步冲到老头跟前,夺过病历本训斥道:“捡破烂的,快走,不许在这里乱翻。”“我不是捡破烂的。”老头分辩道。蔡玫香把手一伸,说:“快把购物卡还给我。”“购物卡?”老头摇摇头,“我没看见。”就在这时,蔡玫香看到走过来一个年轻女子,她知道这女子叫柳絮,和她同住一栋楼。柳絮用手一指老头,问蔡玫香:“这是我爸爸,昨天才接过来的,他做错什么事了吗?”蔡玫香没好气地答:“好好管管你爸爸,别叫他到处翻垃圾,这个习惯不好。”说完,她也不要购物卡了,赶紧拉着婆婆离开了。

送走婆婆,蔡玫香越想越生气,丢了购物卡倒是小事,要是事情露馅就麻烦了,那婆婆心里还不得跟压座大山一样难受?这都怪柳絮爸,现在小区人员复杂,时常有小偷小摸的事发生,柳絮爸会不会……蔡玫香不敢想下去了,当即敲开柳絮家的门。柳絮一看是蔡玫香,脸一沉,伸手递过来一张购物卡,说:“我爸翻遍了整个垃圾桶才找到的,他已经被你气走了。”这倒是蔡玫香没想到的,她是个急脾气,刚才的火气确实大了点,她赶紧道歉,柳絮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她告诉蔡玫香,她妈妈走得早,她怕爸爸一个人太孤单,就把爸爸接过来小住,没想到才住了一天,就发生了不愉快的事。蔡玫香一听,脸上顿时掠过一丝惊喜,嘴里却说:“我要当面给你爸道歉。”柳絮摆摆手,可蔡玫香非要坚持当面道歉不可。

第二天一大早,蔡玫香就提着礼物跟柳絮去了柳絮爸的家。柳絮爸冷着脸不欢迎她,蔡玫香一进屋,就先把屋里打量一番,房子虽旧,但却收拾得井井有条。她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把柳絮拉出门,急急地说:“我想让我婆婆跟你爸重新组成一个家庭,这样他们就有伴说话了,你同意不?”原来,昨天当蔡玫香一听说柳絮爸一个人住,她就有了这个想法。柳絮爸能翻遍整个垃圾桶找出购物卡,可见是个心地善良的老头,她借登门道歉之名,其实是实地考察。柳絮一拍巴掌,高兴地说:“我也早就有此想法,苦于我爸爸身边没合适的,所以才让他换个环境。”两个女人一拍即合,可蔡玫香又担心起来:“我昨天把你爸得罪了,他能答应这门亲事吗?”“我爸从不记仇。只要你按我的方法去做,这事就有希望。”蔡玫香直点头,柳絮接着说:“从今天开始,把你婆婆接到你家,我也把我爸接过来。每天早上六点钟,叫你婆婆在咱住的楼从上到下走一趟,看见谁家门口有垃圾袋,就捡起来扔到垃圾桶里,不出一个月,两个老人就混熟了,好感也就慢慢建立起来了。”这是什么怪方法?蔡玫香刚要问清楚一点,柳絮看见爸爸提着鸟笼要去遛鸟,她冲蔡玫香一摆手道:“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分头准备吧。”

蔡玫香虽满腹狐疑,但还是来到婆婆家,可任凭她说破了嘴,婆婆就是不肯到她家去住。蔡玫香只好把这件事打电话告诉丈夫,蔡玫香的丈夫举双手赞成,不过,他也没请得动老太太。蔡玫香没敢把这个情况告诉柳絮,她想先实地验证一下柳絮那个怪方法是否管用。于是,第二天六点不到她就跑到顶楼假装锻炼身体,七层楼十四家,共有六家把隔夜的垃圾袋放在门口。不一会儿,就看见柳絮爸上到顶楼来了,他提起垃圾袋就下楼,边下楼边捡,把这六家的垃圾袋全部丢进垃圾桶里,然后一路小跑锻炼身体去了。这一切,蔡玫香都看在眼里,她越发看不明白了。等再次看见柳絮时,柳絮也不瞒她:“这是我爸多年养成的习惯,他每天早晚两次自愿清理各家门口的垃圾袋,用他的话说是这样做有三大好处,一来上下爬楼可以锻炼身体,二来可以美化楼道环境减少污染。”“还有第三个好处呢?”蔡玫香问。柳絮一摊手,说:“我也不知道,我爸没跟我说。”她把话锋一转,问蔡玫香:“怎么没看见你婆婆?”蔡玫香这才把实情说了,柳絮叹了口气,说:“就算咱俩想撮合,总得让他们有接触的机会呀。”蔡玫香突然眼前一亮,说:“我婆婆不来,可以让你爸住过去呀。”柳絮反问一句:“你想包办?”“不是。”蔡玫香解释说,“让你爸住到我婆婆家,当然得有让人信服的理由。我可以这样对我婆婆说,就说你爸是我远房表叔,有儿有女,可都不孝顺,眼下又遇上房子拆迁,暂时没了住的地方,我实在看不下去就把表叔接过来。”柳絮没把握地问:“你婆婆能同意我爸住进去吗?”“虽说我是儿媳妇,可婆婆早已把我当女儿看,我的话还是管用的。倒是你用什么理由让你爸同意?”柳絮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好理由,蔡玫香就帮她出主意:“不如这样,就对你爸实话实说,让他去开导我婆婆。但千万不能说出咱们的真实目的,要是被我婆婆知道了,非用棍子把你爸赶出来不可。”

两人商量妥当后,分头行动。蔡玫香好说歹说,婆婆才勉强同意暂时让柳絮爸住一段时间。虽然蔡玫香同意让柳絮爸住进婆婆家,可她还是有顾虑的。俗话说得好,人心隔肚皮,毕竟她对柳絮爸还不是十分了解,万一婆婆吃了亏,她可怎么向丈夫交代?   所以,当天晚上,蔡玫香就过来陪婆婆睡。她发现柳絮爸一大早就跑到楼道捡垃圾袋,婆婆住的这栋楼家家都有把隔夜垃圾袋放在外面的习惯,一趟根本拎不完,柳絮爸就上下来回跑。蔡玫香一看机会来了,就试探性地对婆婆说:“妈,要不,你去给我表叔搭把手吧?”婆婆摇头道:“我才不去呢,你表叔那是吃饱撑的,谁家的垃圾谁家丢,他干吗要多管闲事?”

第二天晚上,蔡玫香又来陪睡。可让她想不到的是,才一天时间,婆婆竟然跟着柳絮爸一起捡垃圾袋了。她瞅个婆婆不在场的空当问柳絮爸:“你用了什么妙招说服我婆婆的?”

一开始,柳絮爸不想说,可在蔡玫香的一再追问下,他这才告诉蔡玫香实情。十几年前的一天,柳絮妈去上夜班,一不小心被别人放在门口的垃圾袋绊倒了,头重重地撞在墙上,当时因为赶着上班,而且也觉得没什么大碍,她就坚持上班去了。谁知临下班的时候,她突然头痛欲裂晕倒了,被送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来得太晚了……柳絮爸没把柳絮妈去世的实情告诉女儿,是不想让她因此产生怨恨感。最后,柳絮爸说:“我没权力不让别人把垃圾袋放在自家门口,我能做的,就是尽我最大的能力,天天把这些垃圾袋扔进垃圾桶里,避免悲剧再次发生。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你婆婆后,她的观念一下就转变了。”

打这以后,蔡玫香晚上再也不过来陪婆婆睡了,但白天一有空就来,她发现婆婆开始变得有说有笑起来,跟柳絮爸进进出出,俨然一家人般。

半年后,蔡玫香的婆婆恢复了健康。这天中午,蔡玫香拉着柳絮一起来到两位老人面前,她把话挑明了,两位老人并不吃惊,这让蔡玫香和柳絮都很意外:“莫非,我们的计划早就被识破了?”

婆婆拉过蔡玫香的手,动情地说:“当初,你说你表叔很可怜,让他搬过来住,当时我还蒙在鼓里,可自打知道柳絮爸捡垃圾袋的真正原因后,我就觉得他是个值得相交的好人。也就是那个时候,柳絮爸把实情都告诉了我。”

既然两位老人互相看中了,蔡玫香和柳絮就开始为他俩的婚事张罗起来。可在婚房的问题上,两位老人却产生了分歧。蔡玫香婆婆坚持要把婚房落在她这里,而柳絮爸则坚持要把婚房落在他那里。蔡玫香知道柳絮爸这样做的真实目的是为了兑现他的承诺,而婆婆的坚持也有她自己的道理,她不想让柳絮爸活在以前的阴影里。蔡玫香动情地对柳絮爸说:“爸,您年纪大了,腿脚也不灵活了,为了我妈后半辈子的幸福,求您以后别再去捡垃圾袋了。”柳絮爸左右为难起来,蔡玫香接着说:“您不捡了,还有我,我来接替您的工作。”柳絮也附和道:“对,还有我。”两位老人互相看了看,欣慰地说:“我们确实老了,捡不动了。你们愿意把这个习惯接力下去,我们就放心了。从明天开始,我们正式退休。”

(发稿编辑/苏 ? 朝 ? 插图/卢仲坚)

范文八:作文:捡垃圾的老婆婆

捡垃圾的老婆婆

下午放学的时候,我总是会第一时间想起那位老婆婆,她大概六十来岁,头发象一堆乱糟糟的稻草,穿着一件打着补丁的衣服,左边的一只袖子已经破了,露出黑瘦的手臂,整个人看起来显的骨瘦如柴。她走到垃圾桶旁边,说:“请问,有没有水瓶?”我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你搜搜看吧。”她抬起头用一双失神的眼睛望着我,干裂发白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

我看着她,很不情愿的把一个月全班喝完的塑料瓶放到她的前面,她的脸上立刻露出喜悦的表情,跑过来在垃圾袋里不停地翻着。在她身后,站着一位六七岁的小孩,黑黑的脸,她津津有味的将一根手指含在嘴里,口水马上就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小 荷 作文网

我向她笑了笑,小孩似乎把我当坏人,马上就紧紧地抓住老婆婆的衣角,用一双警惕的双眼看着我,老婆婆脸红着说:“孩子,你别看她小,可是她很能干,家里的事,有很多都是她做的。”说完,她捡起旁边的一个布娃娃,说:“拿着,孩子,好玩的布娃娃。”小孩子高兴的叫着:“我有布娃娃了,我有布娃娃了。”老婆婆低下头,望着这一幕,脸上是一丝苦涩的微笑,我疑惑的问:“老婆婆,你没有儿女吗?”老人摇了摇头,苦笑着说:“儿女早在几十年前就走了,老伴几年前也走了,现在留下了我一个人了,过几天也是应该到坟前看看他了。”老婆婆叹了一口气,“那这个孩子是?”我更加疑惑了,不知她什么意思。她会意的望了望身边的孩子,用手指了指垃圾堆,又比划的一个捡的动作。“你是说,这个小妹妹……”她赶紧点了点头,连忙打断了我的话说:“那时她还小,才一两个月大,瘦得像只猫一样,唉……”她又一次叹了一口气。

我背对着她,鼻子一酸,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了幸福的存在,我看到一个幸福的母亲带着一位同样幸福的孩子。我目送着她们俩,啜泣了起来。也许,在若干年以后,我来到我的母校,看到那一对母子,情况又会是怎样的呢?在这一刻我沉默了,我看着她们的背影,不禁泪流满襟。

范文九:作文:《捡垃圾的老奶奶》

我并不是与她相识,我之所以写;那是因为我有目共睹。

新年相信大家都过得很快乐, 之所以那么快乐;原因也许就是新年。

衣衫破碎,白发苍苍,行动多有不便,弯腰度过长长街道的她。我不知道她姓与名;

年纪看起来已经与我奶奶差不多,所以我还是称呼她为老奶奶罢。

她上班比谁都还早,是在浙江的一个小村庄上,即使只是一个小村庄;生活以及各种条件已经可以胜过

我家乡许许多多——那还是乡里面。

新年没几天,她也许可以说是没新年。她是外地人; 天都还只是刚睁开一只眼睛,影子并不模糊的她就

步行于街道四角,任何一个角落都没逃过她的视线。

别看她年老,眼睛还挺好使的。

在我居住的房屋下面有一个公共厕所,往常的人比较少。原因我也不大喜欢,甚至厌恶;在这里许多人都可以随地小便。

即使是大白天、即使是周围有人,然而还是像狗一样,并不在乎。

我刚来的时候很不喜欢,现在还是一样很不习惯。

有几个亲戚或者不如说是兄弟。 闲暇时总喜欢一起游玩,有时候难免身不由己的要小便。这地方毕竟不熟悉,大概也没什么厕所。

——除了公厕外,如果是在我们那里,每户每家几乎都有一个旧古的茅厕,没有几人记得了罢。所以总要四处愁上半天;然而总有那么几句话语耳边传来——诶哟!怕什么?就地解决不就行了吗?入乡就要随俗,你看这里的人那个像你一样(应该是指我脸皮薄罢),他们还说;我们刚来的时候还不是一样的不习惯,不好意思随便撒尿。现在还不是,哈哈哈哈,,,还不是一样的可以四处不顾的随便撒尿 。

平常我总是能入乡随俗的,可是这次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即使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有余,还是不能苟同。

我听见回声,杂碎的声音。我使劲去辨别;我听出来了。那不是标准的普通话,或者说他们说的是地方方言;几遍听下来,没有一句能识别的,我想;比英语还难以懂得。——我这样认为。

他们一群狼似的围住一位老奶奶,就是这篇文章的主人公。有衣衫多么整洁地,有警车,有警察,有控告以及被告。

被告的是老奶奶。

用捡来的垃圾维持生活的老奶奶把捡来的垃圾好像是堆放在公厕旁边一点了罢;

守候公厕的人不允许,到不如说是收钱的人不允许。在公厕上厕所是要收钱的。于是便开始了争吵,还大动干戈。因为老奶奶是外地人,所以听不懂他们说的话,应该只仿佛有蚊子在鸣叫。

老奶奶捆绑好的午餐被他们打翻了,满地的瓶子,满地的废纸。

殴打,真的是殴打。

警察也说着本地方言,老奶奶听不懂,我也听不懂。

守厕所的人指手画脚的推老奶奶,她于是倒下,警察还是说本地方言。

从外面进入围着一圈的人的人是她的儿子,还在说着话的是声称被老奶奶打伤的四十岁左右的男人。

她儿子很平凡,普通人的样貌,并不是以貌取人;这是事实。

话音从她儿子嘴里激励的说了出来;叫你别一天到晚的给我惹事(我们惹不起有钱人)。老奶奶微微的声音说;

他身上的伤不是我打的,我发誓。

警察那里听你的发誓,叫自称被伤者脱衣服检查,那人照做。 没有人询问老奶奶伤着那里,没有人同情,也许没有人…。。

严厉的声音从警察嘴里说出;要把老奶奶抓进警察局做调查或者笔录。

今天的天气特别显得发冷,他儿子又发话了;这么冷的天。我妈都这么老了你们还叫他去 警察局做什么你们需要的鬼东西。要去我去

,没办法,母亲只好满眼的泪水送走了儿子的行踪。 她说不出话,她说出的话那些人不会听。如果他有钱就不会这样——任人愚弄。

我仿佛心很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之痛。

当有一天我沿街闲逛看见那位老奶奶还在阴霾的天空下勤快地捡垃圾的时候,

我放下了一点点一直担忧的心, 忠心的祝愿她能安度晚年。

范文十:[优秀作文]那个人捡垃圾的老人

这件事是我经历过的事实,虽然那时还很小,可如今仍记得清清楚楚,那个背影,那个老人……

记得那时候我在读五年级,说实话,我们小学的学校真的不怎么样,可以说得上是“垃圾成山”,因此,学校多了一个不请自来的“垃圾工”。

或许是由于常年捡垃圾的缘故,她身上总是臭烘烘的,还有不少的学生嘲笑她、捉弄她,也包括我在内。

又到了礼拜五——放学的日子(我们在老家是住校的),我故意走到她往常捡垃圾的地方,当然,她在哪里捡垃圾。我轻蔑的瞅了她一眼,随即吐口唾沫,她皱了一下眉头,也没有说什么,继续“工作”。我见她没有什么反应,就更加肆意妄为,把我原本准备好的一大袋子垃圾从他头上扔过去,她转过头,或许是忍耐不住了,我从未这样近距离的看她,眼角满是邹纹,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还裂开了几个口子,衣服也破烂不堪,那双生了老茧的手也只有一张黄皮包裹在骨头上。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遭到了良心的谴责,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她那明明慈祥的声音在我听来却十分愤怒:“小朋友……”我没等她说下去,毕竟自己是小孩子,处于心理反应,还是怕大人的,我慌慌张张的装作不知情,逃跑了。

我跑到搭车的地方,慢慢平静下来,坐在车里,通过后视镜,我看见了老人一颠一跛的拿着什么东西,还喊着什么,朝我这边小跑过来,虽然隔得很远,但是我看得清楚她脸上的汗水。

我想:他肯定是来找我算账的。于是,我叫司机快点开车,车子行驶在路上,我的心情松了许多,再回想刚刚那个老人,不禁又有点愧疚,毕竟,她没做错什么。

下了车,我在口袋里找钱,却发现钱不见了,我焦急万分,路过的行人个个都冷眼旁观,有的还讥笑嘲讽。司机等了很久,不耐烦的说:“喂,你有没有钱啊,没钱就直说,带我去见你家长,别浪费我的时间,我还要做生意呢!”我站在原地,都快急哭了,可想而知,我当时是多么的?濉?/p>

这时,那个老人出现了,她是打的来的,要知道,在四川,打一次的是很贵的,像她一个以捡垃圾为生的能打一次的,绝对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她下了车,笑眯眯的,显得十分慈祥,慢慢的走到我身边,把钱交给我说:“你说说你们这些小孩子,丢三落四的,给,你的钱,好好保管着,别再丢了,啊。”我顿时明白了什么,泪水不禁夺眶而出,原来她花30多元钱打车,就是为了还我在逃跑时弄丢的10块钱,我十分愧疚,没想到,我们那样对她,她还会给我送钱过来。

从那以后,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同学们,同学们也被感动了,并且,我们利用课余时间给老人捡水瓶子,至此,我们和老人的关系就像亲人一样。

直到有一天,老人没有在来捡垃圾,我们得到噩耗,老人死了,安详的睡去了,我和同学们悲痛不已。

后来的几天,又有一个老人给我们送来了一封信,说这是那个老奶奶死前的绝笔,要给我们看,我怀着沉重的心情打开了信,类容是这样的:

我是一个孤老寡人,只有唯一的一个儿子,可是,这逆子不孝,结婚以后就没有在管过我,很高心遇见了你们这群孩子,让我每天都充满欢乐,我知道,你们原来都很讨厌我,但这没什么,只要看着你们的笑脸,我就心满意足了,希望……

这封信没有写完,最后的结尾是一滩血水。

我懂了,这位捡垃圾的老人的心愿,是如此的简单,她只想看到孩子们的笑脸,仅此而已

专题范文
娱乐新闻